罗一笑的父亲罗尔

罗一笑是不幸的,6岁不到罹患白血病;罗一笑又是幸运的,经过一系列的社会化传播,她的父母不用再愁治疗费用了。

据不完全统计,仅30日凌晨腾讯开通的捐款通道,已收到捐赠200余万,这还不包括所谓“读者转发一次某公司捐一块钱”的约定捐款——假如真能落实,也称得上是一件善事。

罗一笑之所能够引起这么多关注,受益于微信朋友圈,这是一个熟人社交平台,彼此间往往有一层现实的关系,使得养生、鸡汤和正能量的内容得到了最高频的转发。罗一笑的父亲罗尔所写的文章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十分感人,在这样的社交平台被密集转发,既是朋友圈调性使然,也是人性向善的新例证。无论现实的条件多恶劣,人们依然能感同身受于别人的苦难,并愿意力所能及地伸以援手,说明这个社会还是有希望的。

复盘来看,罗尔事件是一波三折的。营销号的推波助澜让那些纯良的善心发生了迟疑甚至反转,坦率说,我清晨看到的时候就暗自怀疑所谓的“一次转发捐一块钱”,既无法查证也无法监督,这不是骗转发吗?所以我不转,但也不想打扰朋友们的善念,也没提出异议。后来网传罗尔有三套房,而且他本人面对媒体并不否认这点,家庭条件并不差,因此一些人感到一种受骗上当的感觉,罗尔事件也被斥为“带血的营销”。

在此形势下,相关营销推手仍坚称“不怕风凉话”。然而在医疗费用方面,如果说不能说他们在说谎,至少也是有所隐瞒。比如网帖说“花了20万左右,月底每天费用过万是常事”。而深圳儿童医院称,截至1129日,小姑娘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为204244.31元,其中医保支付168050.98元,自付36193.33元。这两种描述哪个更接近真实,相信每个人都能自行判断。

客观地讲,家庭条件好并不意味着孩子得病不能求助,将心比心,孩子患了大病,做父母的想尽一切办法求援,既是理性行为,也是情绪的释放。但事件经过反转,一些东西可能就变了味,有不少人开始讽刺最初发善心者为圣母婊,进而又引发智商大比拼,这可谓朋友圈慈善接力当中的一些杂音。不断增加的信息量,让人们有了独立判断的基本素材,不再止于求助者的自说自话。悲情营销容易博得同情,但最基本的还是应该尊重事实、坦诚相待。不要让善良的人恼羞成怒走向反面,说这是骗子的黄金时代。世界变坏是因为坏人得势和好人的不再相信,现在已很少有人敢扶摔倒的老人。

罗一笑与魏则西是今年公共医疗事件中的两极,魏则西之死显影了骗子医疗与互联网之恶,小女孩罗一笑被推向网络风口,是因为中国人实有滚滚而来的善心善举,拦都拦不住,尤其是郭美美事件等丑闻使得一些官办慈善失信于民以后,久蓄的慈善势能急需寻找出口,这是朋友圈屡屡能够募得款项的根本原因。公民互助、抱团取暖的精神,值得赞赏。

但公益的事情还是应当回到专业和规范的轨道中来,不能止于零星的个人写帖求助,否则更多文章写不感人、不会炒作的求助者可能就会失去机会。而且大量的款项流入个人账户,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慈善资源的错配,也可以说是一种浪费。改由专业的慈善组织来募捐,有助于更合理地使用善款,以惠及最大面积的受助人群。更重要的是,这样可以规避许多由个人募捐和公号配捐带来的不必要的法律风险。目前慈善法已经颁行,希望这起慈善风波能够在法律框架内平息。而相关当事人已经表态,要将多余的款项用于帮助更多的白血病儿童。我们希望,各方能够秉持公心充分考量这起募捐,把温暖传递下去而不是让它变凉。无论如何,为罗一笑们好,才是真的好。善的起念要以善行收尾,笑一笑吧罗一笑,祝你早日康复。

(文章来源:《经济观察网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