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鹏:过去这两年,刚才说的很惊奇,百度现在在移动互联网流量上已经超越传统 PC 互联网,收入上也指日可待。处在时代交接的时候对很多企业是挑战很大的时期,您在这两年推动这个企业完成跨越,如果选三个最重要的核心东西,最值得做,或者你觉得做的最对的事情,是什么?

李彦宏:这个答案对每个公司来说不一定是一样的,对百度来说第一是技术的信仰。我想这条对在座所有人来说都是听起来最亲切的,过去这两年百度,我们一直觉得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不是变得不重要了,反而变得更重要了。

所以过去这两年当中,我们在技术上做了很多很多投入,包括一些长远的人工智能、深度学习方面的投入,包括已经在产品当中,大家已经看得见、使用过的,比如像语音搜索,语音搜索在 PC 互联网时代用的不多,因为大家对着一个 PC 拿着一个麦克风很傻很奇怪.

但今天的手机本来就是用来打电话的,所以大家对着它说话是很自然的事情,而很多时候输入不是最方便的表达方式,而语音是最方便的。再举个例子,比如 108000 是多少日元,但真要把这些输入进去也是很麻烦的。

张鹏:我们都觉得你不需要反映那是多少钱了。

李彦宏:也需要。如果要文字输入就会很麻烦,这些东西在 PC 时代都是没有的,或者说对用户来说这个东西不是自然的需求,但是在移动时代,这是非常方便、非常自然的一种表达。而这些东西对技术的要求都非常非常高。语音要真正能识别出来用户到底在说什么,图像其实更难。

这里也有非常非常多的技术问题。我们过去这两年解决了大量这些问题,还包括连接人和服务,过去只能在上面搜信息,现在很容易搜索到离自己最近的电影院在哪,这些技术的创新,使得用户越来越在移动时代依赖百度,在百度上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第二个原因,就是要接地气。所以,为什么说我必须关心住一晚上多少钱,因为这是别人关心的事儿,在这个市场的时候要从用户的角度琢磨他们在乎的东西是什么,他们在乎的东西昨天是什么、今天是什么,明天要变成什么,这个要搞清楚。

我们讲极客,其实很多人是工程师出身,我觉得工程师在接地气上有一个非常大的障碍。通常,他从一个写程序、写代码的角度来讲这个问题,所以他觉得表达的很清楚了,很严谨,没有任何漏洞,哪怕是万分之一的问题我都考虑到了,但用户觉得听不懂、不好用。

所以,要既了解这个技术是怎么发生的,或者至少了解技术上有没有可行性,同时又要能够说出来我能够知道用户现在在想什么,我能够站在一个什么都不明白、一点儿技术都不懂人的角度来理解,他的需求是怎么表达的。所以,这个要求虽然听起来不是很过分,但做起来是非常非常难的,一旦你懂了之后很自然的会想用一个专业的东西来描述,而你既懂又能一下把脑子放空按一个不懂的思维方式看待这个问题,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。

所以,既要懂技术、既要对技术有信仰、既要利用技术的力量,同时又能站在一个普通用户的角度来看问题,这不仅是过去两年百度转型的一个经验,也是我们过去十几年发展中,一直坚持的可以说是原则

第三个原因,我就不得不谈一下比较俗的东西,就是钱的原因。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过百度的财务报表,我们上市公司啊,每个季度都会披露我们的财务报表。

最近披露的是 2014 年第三季度的财务报表,净利润率是 29%,也就是说每 100 块钱收入 29 块钱是利润。如果往前推两年,也就是说比较一下 2012 年的第三季度百度的财务报表的话,那时候的净利润率是多少呢?53%,也就是说我 100 块钱的收入有 53 块钱是纯利润。

短短两年的时间,利润率下降这么厉害,这其实表明一种决心,就是说我愿意砸钱、我愿意投入,我不在乎华尔街怎么看,我不在乎我的股价会再跌掉一半或者更多,我一定要把这事儿做成。所以这两年的投入,对于我们平稳的过渡,我觉得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张鹏:我觉得这三点总结的非常值得大家参考,技术信仰是个基础的东西,同时你的行事方式还得接地气,然后还得有非常务实的,没钱这事儿还真的费劲。

李彦宏:不仅要有钱,重要的是要有决心。因为中国互联网时间比较短,大多数互联网公司的 CEO 仍然是创始人,但是也有一些变成了职业经理人,我们看美国很多很多都是职业经理人在打理这个公司。其实通常你有钱职业经理人也不敢做这样的决策,他这个利润率从 53% 跌到 29%,董事会在中途就该说该换个人来做,所以有钱也没用,根本不敢做这个事情。

张鹏:所以,核心是这个创始人要有这个心态。

李彦宏:对,我知道我五年之后还在这儿,十年之后还在这儿,所以我敢这样做。

张鹏:短期的利润率下滑,是为了长期的发展。

李彦宏:是的。